欢迎访问 拥护资讯网,最新鲜的新闻资讯
首页 > 房产 > 正文

ST方源业绩作假可能性高 或成下一个银广夏

600656,这个被股民熟识的代码背后,曾经加注了8个名字:凤凰化工、浙江凤凰、华源制药、*ST华药、*ST源药、S*ST源药、ST源药,直至现在的ST方源。

它是中国证券史上著名的沪市老八股之一,演绎过惊天地泣鬼神的复权价高达3700元的资本神话,诞下和毁灭过无数的冲浪英雄。有耀眼的荣光,亦有耻辱的哀伤。

2007年5月,因连续三年亏损,*ST源药被停止交易。

2008年7月,一直寻求上市的东莞市方达集团介入,重组成功并更名,是为ST方源(方达资源)。

根据重组方案,ST方源彻底抛弃前身主业,新主业变为生产废旧轮胎处理设备、改性沥青生产设备以及精细胶粉等。

因大作废旧轮胎回收加工利用文章,ST方源公司被认定为广东省循环经济示范基地,公司股票被冠之以“国内循环经济第一股”。

从2008年11月7日创下2.53元最低价之后,这只概念独特的股票开始不断攀升,并在2008年岁末、2009年年初连拉涨停。

谁也不知道,擅长资本运作和炒作的公司掌门人许志榕,会将这枚火箭送至多高,抑或致其坠毁?

一只“垃圾股”,如同脱胎换骨一样。

2008年最后三个交易日,ST方源以两个涨停板和一个长阴拉开跨年度行情的序幕。2009年前五个交易日,它完全不顾忌众人艳羡的目光,每天以涨停报收。

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

即使记者在东莞对其进行明察暗访十天,也未能找到疯狂上涨背后的直接证据。

记者获知的,却是并不支持ST方源疯狂上涨的或大或小的秘密……

摘帽行情?

对于ST 方源指其成套设备自动化程度很高的说法,

中国轮胎翻修与循环利用协会副会长庞树华不以为然

走在东莞长安镇乌沙李屋第六经济开发区兴发南路西四街1号的厂区里,听不到机器生产的声响。

这里就是上市公司ST方源的总部,也是其工厂所在地。工厂面积之小令人惊讶,厂区之静更令人疑惑。

寂静之中,ST方源常务副总裁、董事会秘书陈杰的声音显得尤其响亮:前三季度公司实际盈利1亿多元,扣除债务利息等后,净利润约5000万。第四季度的具体数据还没出来,但可以肯定,2008年公司是盈利的。

“按照有关规定,公布盈利的年报后,公司可申请摘帽。”虽然陈杰称盈利并不是摘帽的唯一依据,但记者从其语气中能读出,摘帽已经不用存疑。

这是支持ST方源短短8个交易日,出现7个涨停板的理由吗?

从公开信息来看,公司没有发布任何跟年报有关的讯息。倘若推动二级市场股价走势的主力未违规获知业绩信息,其蒙头拉升的风险并不算小。

一个最最简单的证据是,搜遍公司网站,很难找到一篇与其生产经营销售活动直接相关的消息。有的,多是来访或出访的新闻:

——6月2日,公司董监事参观工厂。

——8月初开始,公司高管外出参访,并接待某投资管理公司来访。

——8月27日,俄罗斯客户访问工厂。

——10月21日,广东省某评标组考察团访问方达环宇,对其申报的“数字化高精细废旧轮胎循环再利用处理设备”项目进行现场考察。

“非常奇怪,公司网站上发出的这些人参访的照片,拍摄时间各异,但从背景上看,看不到工人忙碌的身影。”一位半年前购买过该股的北京股民刘先生说,他后来割肉斩仓,就是仔细研究这些照片后对其前景不表乐观的结果。“从直觉上讲,这家公司的生产很不正常。”

面对本刊记者,陈杰话外有话:公司对股价没有控制力,但他获知,虽然基金介入ST方源有天然障碍,但机构中有人以个人名义买了很多。

陈杰似乎不经意间泄露了ST方源近期相当强悍的真正原因。流通股只有1亿,此轮连续涨停前流通市值不到4亿元的ST方源,难道是在有备而来的资金炒作之下,突然发力拉升?

2009年1月6日,就在记者采访陈杰之时,平安证券有关负责人造访公司,导致采访被迫结束。记者希望采访“不速之客”的要求被陈杰拒绝,记者无从获知在连续上涨之时,投资机构造访公司的真实原因。

盈利1亿?

ST方源第三季度报告称,1-9月公司净利润为4898万元。

陈杰对本刊记者表示,其实公司前三季度的实际利润为1亿多,公告的4898万是扣除了重组前公司债务所产生的利息、未剥离的浙江凤凰的资产的亏损等多项内容后的数值。

他解释,这1亿的利润来自东莞长安的三大块业务收入:方达环宇公司生产的废旧轮胎处理设备、鑫路翔公司的改性沥青加工设备、润源橡塑公司所产的精细胶粉。

陈杰介绍,实际情况是,废旧轮胎处理设备对业绩的贡献是百分之八十,精细胶粉贡献百分之二十,改性沥青设备在2008年的贡献很小。

记者据此粗略测算得知,废旧轮胎处理设备在前九个月创造了8000万元的净利润。

但记者暗访得知的数据却并不能支持这个结果。

2008年12月31日,ST方源一位销售人员袁天(化名)告诉记者,2008年公司销售废旧轮胎处理设备8套,包括在岁末年首已经和即将销售的3套(后经陈杰证实,12月29日、1月1日、1月3日合计出厂3套)。

记者以有意代售相关设备为由,从方达环宇公司副总经理李小瑞口中得知,该废旧轮胎处理设备每套售价约为800万元。

5套设备,销售总额约为4000万,如何支撑起8000万的净利润?这无异于空中楼阁。

面对本刊记者,陈杰却给出了另一个销售数据:2008年销售该设备20套。

20套×800万/套=1.6亿,如果利润率为50%(注:其财务报告称是50.96%)的话,这似乎能与8000万的净利润匹配。

不过,陈杰向记者提供的另一个数据却与此矛盾:一套设备的原料成本大概只有200万元。言外之意是,即使加上人工成本等,该设备的利润率也能达到100%甚至200%,而不是业绩报告中公布的50.96%。

记者希望陈杰能提供详细的销售数据,其最初一口应允,但两天后记者索要时,被以企业机密为由拒绝。

记者从一位向ST方源供应轴承配件的供应商处得知,去年ST方源不景气,导致其全年供货量同比减少百分之二十左右,10月份甚至减少了百分之五十以上。

根据该公司此前公告,2007年,生产设备的子公司方达环宇净利润约为4000万。“如果同比减少20%,2008年其净利润只有3000多万。”

前述销售人员袁天介绍说,该废旧轮胎处理设备全部出口,通过集装箱运输,每套设备要装6个集装箱。装载、运输工作量很大,只要从厂区往外装运,工人们都知道。记者向该公司多个工人核实销售数据,得到的结果圈定在8套左右。

一位资深投资者由此向记者算了一笔账:按每套设备800万的售价、50%的利润率计算,该公司净利润亦为3000万左右。

“如果扣除不良资产损益和负债利息,全年可能出现亏损。不但摘帽不成,还可能戴星成*ST方源。”该投资者说。

订单排到7月份?

从2008年12月30日到2009年1月8日,记者多次探访ST方源厂区,发现厂区安静,机器停运。

与该厂区仅一路之隔的长安乌沙长盈科技园多名保安向记者表示,这家“不讲道德”的公司只有花架子,生产经营情况很差。

——厂区大门口安装上一圈铁桩,占据了道路的一半,害得进出长盈科技园的车只能走剩下的一半道路;大量欠款,几乎每个月都有债主用车堵厂门或拉横幅讨债,有讨债孕妇与保安发生拉扯被120急救车送往医院……

——每天上班、下班,广播就响起,工人们唱厂歌;工厂保安很正规,有车出入均会敬礼;去年底刚刚搞了场运动会……

——眼皮底下的一个大车间最近三四个月未开机器,白天没人,晚上只开个照明灯……

记者实地暗访证实了其中主要事实:

12月31日上午,员工放假,公司一值班保安称公司放假5天,从12月30日至1月3日。而对面的另一家企业方达实业公司,机器轰鸣。

当天,该公司合作伙伴、设备轴承配件提供商揭先生驱车前往讨债,据称,ST方源欠其货款仅数万元,他为此跑了好多次。

1月1日至3日,工厂未生产。

1月4日,员工开始上班,但仍听不到机器声音。上午和中午上班前广播声响亮。记者粗略数算出上班工人不到一百人。

1月4日晚,紧邻路边的厂区开着照明灯,没有人加班。

1月6日,记者进入厂区采访陈杰,听不到机器声音。陈杰称,工人们在检修、护理设备,公司生产正常,工人一直在加班。

与陈杰的说法一致,方达环宇公司副总经理李小瑞12月31日对本刊记者称,公司经营情况良好,因为设备售价较高,所以订单生产,客户下订单付订金后才会开工。“2009年的订单已经排到7月份了。”

订单如此多,为什么看不到工人加班和机器在生产?李小瑞以正在准备生产作答,并很快转移了话题。

但该公司两位不愿具名的一线工人对本刊记者表示,公司在2008年7月份刚恢复上市前后生产比较正常,加班较多。但大约从9月份后开始,就很少加班了,周六周日都休息。“不加班时只有一千两三百元基本工资,加班时差不多有两三千。我来公司半年多时间,前三四个月拿了两千多,这几个月只有基本工资。”

“其实现在上班也没有多少活,更谈不上加班。他们说加班,绝对是假话。”另一位工人说。

ST方源公开信息称,该公司拥有年生产25套设备的能力。

“从这一信息可以大体得知,即使工厂前面时间订单充足,扣掉后面三四个月的空闲期,其能生产的设备数量也不会达到20套。”前述北京股民刘先生说。

高科技?

当一个个似是而非的“利好”被排除后,高科技成为支撑ST方源股价飙涨的王牌。

陈杰对本刊记者表示,该公司生产的废旧轮胎处理设备在国内独一无二,废旧轮胎进去,胶粉出来,机器自动完成全部过程。而国内企业,只生产单机。

其公司网站这样宣传其科技创新成就:2004年方达环宇公司与科研院校合作,由业内权威专家担纲研究机械设备和自动化控制课题……攻克了常温制取胶粉的技术难关,配置智能化全自动中央控制室监控系统,设备具备了冲击国际市场优势。

“此话部分可信,但他们充其量就是将多个设备连接起来,谈不上多高深的科技含量。”浙江某机械企业负责人接受本刊记者询问时作上述表示。

对于ST方源指其成套设备自动化程度很高的说法,中国轮胎翻修与循环利用协会副会长庞树华不以为然:自动化涉及计算机系统集成,专业要求很高,生产机械的公司绝对不可能拥有全套设备自动化开发能力。

而ST方源高调宣传的另一项高科技是指胶粉的细分程度。

“我们在实验室能把橡胶切割成200目的胶粉,这在国内是领先的。”陈杰称,他们花巨资建立了实验室,虽然目前只生产120目的产品,但其技术能力是一流的。

“在橡胶配方这块,我们已经做了五六年,技术非常成熟。而且,我们做精细胶粉的技术,在国内领先。”陈杰颇为自豪地介绍,如将废旧轮胎研磨成很细的橡胶粉时,会发生燃烧以及凝结的问题,他们对此有专门的解决之道。

“它在胶粉生产技术上根本排不上名次。”庞树华副会长说,大概在2006-2007年间,他曾随专家组对方达环宇的胶粉生产技术进行鉴定,所以很清楚这家公司的“技术实力”。

“它都没有批量生产的能力,如果持续生产,极有可能发生火灾。”庞树华说。

橡胶沥青之梦?

更有趣的是,即使目前仍停留在计划中的改性沥青生产,在陈杰等人看来则是“前途不可限量”:他们在陕西咸阳准备修一条示范路,设备已经运过去了。

在ST方源的网站上,这一消息发自2008年9月22日,当天,其自主研发的改性沥青生产设备下线,并被运往陕西咸阳金河开发区。

时间过去了3个多月,进展如何?陈杰的回答令人莞尔:“由于现在陕西气温低,目前工程还没有开始。”

陈杰还告诉本刊记者:虽然陕西的工程并未开工,但关注公司发展的机构向其反馈的意见显示,这一业务非常吸引他们,并认为是公司未来的主要收入来源。

据陈杰介绍,橡胶沥青是目前高速公路建设上广泛使用的SBS改性沥青的替代品,两者相较,前者更具有相当优势:可明显减少交通噪音;延长沥青路面使用寿命;可缩短车辆的刹车距离;大大降低路面维护费用等。

橡胶改性沥青中,橡胶粉占比高达三成,而废旧轮胎是它的原料。在ST方源高层和众多投资者看来,“废旧轮胎回收利用”这一环保概念是他们最最看重的,与国家政策相吻合,享受政策扶持——这是资本市场上公认的潜力无限题材。

“现在公司利润八成来自设备销售、两成来自胶粉,未来我们期盼将它倒过来,胶粉销售成为公司主要利润来源。”陈杰对设备销售增长速度表示担忧,“设备销售可持续性较差,它总有饱和的一天。”

绝大多数投资者的逻辑是:如果橡胶沥青广泛用于道路建设,将带动橡胶粉销量长期持续增长,这对于ST方源来说是最实在的大利好。

但很少人去细究这一独特题材背后的风险和真相。

前述庞树华副会长对本刊记者表示,橡胶沥青并不是什么新鲜玩意,中国铺设最早的橡胶沥青路面已经存在了10年。

早在五六年前,这一产品就引发过业界重视,很多企业一哄而上,希望抢占商机,但后来的发展并不理想。他介绍,主因是橡胶沥青没有国家标准,影响了其在道路建设中的应用。

“业界最大的期盼是,橡胶沥青能广泛应用于道路建设,但症结是,国内还没有橡胶产品的技术标准。”庞树华表示,交通行政部门两三年前已经开始着手制订包括橡胶沥青在内的所有橡胶产品的技术标准。但据他掌握的信息,离最终颁布非常遥远。

他转述交通部领导的话说,现今广泛应用于道路建设的SBS沥青,当初建立技术标准总共花了10年。“其言外之意是,至少在最近几年里,橡胶沥青标准出台无望。”

庞树华指出,这是国内胶粉和橡胶沥青生产企业绝大多数亏损的主要原因。他并认为,在标准颁布之前,相关企业最近几年不可能有大发展,更不用说暴利了。

对于ST方源大做循环经济文章一事,庞树华说,这应该是企业出于资本运作的需要。“几乎所有胶粉企业都亏损,这家公司的胶粉业务能赚钱令人怀疑。”

废旧轮胎处理设备给ST方源带来巨额利润,也被庞树华认为不可信。他告诉本刊记者,从协会掌握的实力较强的、主要生产同类设备的企业情况看,效益都不太好。

他举例说,浙江某著名机械公司年出口设备量有数十台套,该公司负责人向他透露,即便如此,企业多年来持续亏损。

“像这样国内实力靠前的企业都亏损,其他企业怎么可能高盈利?”他说。

庞树华称,他对方达环宇这家公司还算了解,此前并没听说它有生产成套废旧轮胎处理设备的能力。他询问记者是否亲眼见到该公司厂区有车床、铣床、刨床等生产机械的基本设备,记者回答,公司董秘不允许记者进入车间拍摄。

“上市公司安身立命之本是业绩,如果财务作假,所有涉身其中的人均会付出惨重代价,包括受公司误导而跟风买入的散户。”前述南京资深股民祝先生忧心忡忡地说。

橡胶沥青技术来自菏泽?

记者进一步调查得知,被ST方源和某些机构寄予厚望的橡胶沥青项目,充满蹊跷。

记者点击ST方源公司网站上子公司东莞鑫路翔的链接,却直接打开了一家名叫菏泽鑫路翔公司的网页。其公开的信息显示,菏泽鑫路翔是东莞鑫路翔与自然人赵金华共同出资500万元合资成立的公司,双方出资比例分别是400万和100万。

陈杰向本刊记者解释,赵金华在菏泽一直从事橡胶沥青生产,拥有生产设备、技术、人才、市场。在ST方源圈定向这一产业进军后,两家公司进入合作视野,一家在四川,另一家就是菏泽公司。

“在业内,菏泽这家公司不是国内最好的,但购并成本很低。”陈杰透露。与ST方源合作后,菏泽这家公司更名为菏泽鑫路翔,其设备、技术、人员、市场全部进入新公司,ST方源由此快速切入此行业。

一位ST方源前股东对本刊记者表示,在ST方源得意于其高超的运作背后,也显露出一个铁一样的事实,其所谓在橡胶沥青方面的领先技术,可能只是对菏泽这家公司单方面的夸奖。“ST方源此前没有这方面的技术,一切均来自于菏泽。”

陈杰显然不同意这样的说法。他指出,基于这一业务关系到企业未来发展,公司在2008年下半年花巨资成立了专门的实验室,并在短时间内取得突破。

记者搜索该公司公开披露的信息得知:这一实验室成立于当年8月17日,而一个月之后的9月22日,公司宣称自主研发制造的第一套胶粉改性沥青生产线正式下线。

记者曾向陈杰求证这一实验室具体投资额,被他以商业机密为由拒绝。但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司总经理许志榕称投资了2000万,而公司另一负责人称投资为200万,相差十倍。

“一个月的时间,就能制造出技术领先国内同行的设备,显然值得投资人多留心眼。”前述股东提醒说。

一位业内人士更提醒记者,ST方源公司介入橡胶沥青行业后,将其下属子公司名字全部叫做“鑫路翔”本身就值得注意,“这与目前已经在中小板上市的广州路翔公司名字极易混淆。广州路翔是这一行业的领军者,ST方源在给子公司取名上显然目的不纯”。

主营命系一家俄罗斯企业

“堂堂一家上市公司,命运却全系在俄罗斯一家并不知名的企业身上,其风险值得特别重视。”在ST方源恢复交易后迅速清仓的南京股民祝先生说,该股停牌一年多,使他逃过熊市巨跌,他本人对其非常有感情,现在仍在关注。

但他发现,占据公司利润八成的废旧轮胎处理设备,八成出口到俄罗斯,而从公司获知,公司的俄罗斯业务均由一家名为“特克诺”的贸易公司运作。他曾经通过关系向有关方面打听这家企业的底细,得知其在俄罗斯并不知名,而ST方源宣称该公司为“俄罗斯百强企业”。

另一位资深股民提醒本刊记者,曾叱咤资本市场的银广夏案,似乎在ST方源上“借尸还魂”。

“一样是吹嘘暴利,一样是主营收入绝大部分来自出口,一样是由一家外国公司主导……”这位老股民有些担忧地说,这样的悲剧已经发生过一次,他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悲剧重演。他希望记者能对此进行调查,并公布真相。

记者仔细梳理了银广夏(000557)案:此前表现平平的银广夏,在1998年因与德国诚信公司合作而发迹——银广夏控股公司每年向这家德国公司提供二氧化碳超临界萃取技术所生产的蛋黄卵磷脂50吨,及桂皮精油、桂皮含油树脂和生姜精油、生姜含油树脂产品80吨,金额超过5000万马克(当时约合2亿人民币)。

1999年,银广夏业绩即大变脸,利润总额达1.58亿元,每股盈利0.51元,其中76%即来自于德国业务。当年,公司进行了历史上首次10转赠10的分红方案。

在二级市场上,银广夏股价持续飙涨,并完成填权,于2000年12月29日创下37.99元新高,复权后的价格为75.98元,较“5·19行情”发动前上涨了8倍多。

但《财经》杂志的调查发现,银广夏夸大萃取技术功能及产品利润率,财务作假。海关数据证实,其对德国实际出口额仅为公告的1/5不到……

真相曝光后,银广夏股价暴跌,在短短十多个交易日里,从30多元跌到6元左右,其后继续缓慢下行并创出2.11元的低点,书写了中国资本市场历史上臭名昭著的一页。

1月6日,本刊记者向陈杰索要其出口业务详细数据,正如预期一样,被拒绝。

方达环宇公司一位离职员工向记者透露,至少从2005年开始,这个俄罗斯客户即被公司拿来用于市场开拓的宣传。“如果至今还是全靠这个国外客户,其销售情况难以乐观。”

记者多次前往黄浦海关长安办事处试图了解这家公司的海关数据,但未能成功。记者辗转获知,ST方源的出口报关,并不在其生产区所在地的长安海关,而是相隔较远的深圳盐田港海关。记者亦未从深圳盐田港海关获知所需数据。

东莞长安镇税务机关也以保护企业秘密为由,拒绝向记者透露单个企业纳税情况。但长安地税局陈副局长称,在长安的纳税大户中,他记忆中没有方达资源或方达环宇这样的名字。

本文标签:st方源

本文地址:http://www.yhzdt.com/fangchan/gBklkokks.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猎豹移动:微软发布8月例行更新 Windows 10亦受影响
下一篇: [年报]ST方源(600656)2009年度报告

相关图文

热点话题

频道月排行

热门标签